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划船不用桨的女人》。

“救护车在路上。他父亲躺在楼梯口,让我朋友喊来他的叔叔和舅舅。在见到朋友叔叔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我不行了,以后多帮我照顾我儿子。’”

赵龙在复述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尽管他试图控制,但颤抖还是让这句话最后的两个字“儿子”轻到了近乎听不见。

周大少的心也跟着赵龙的话颤抖了起来,他掰着手指,默默祈祷着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吧。

但赵龙却没有丝毫停止讲述的意图。

“两个人很快被送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我朋友父母两个人都是三度烧伤,体表超过百分之九十的面积被烧伤。这时候,我朋友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血肉模糊。那和从游戏或者影视里看到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和父母之间只隔了一块透明的玻璃,却再也看不清他们的脸。”

周大少最先忍受不住内心的不舒适感,他慢慢站了起来,走动几步,活动着身体,试图让自己蜷缩的心态舒张开来。

如意轻飘飘走过来帮江臣续了杯茶。她也帮周大少和赵龙拿了杯子。

周大少给赵龙倒了一杯,递给了赵龙,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周大少其实并不渴,也不想喝水。他是觉得心里有些冷。他把微烫的茶杯捧在手心里,感受着茶水的温度,却仍然止不住心里冒出的寒气。这些寒气就像茶水的雾气一样,连绵不绝,扰人心绪。

赵龙只象征性的喝了一小口水,便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和周大少截然不同,他此刻一点都不觉得寒冷,而是仿佛置身于地狱业火的无情炙烤,任何一点带温度的东西都让他觉得快要把他的心身完全烫熟了。

“病房里,那对可怜的夫妻得到了最无微不至的照顾与最专业的救治。然而这种救治本身其实就带着强烈的安慰属性。他们不能做出任何动作,甚至连稀松平常的呼吸与眨眼都不行——这些微乎其微的动作都会给他们带来常人无法忍受的疼痛,他们只能无止境地发出微弱却又能直达人心深处的呻吟。”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意识还算清楚,当我朋友在的时候,他们会稍微控制一下自己,让自己的呻吟不那么频繁。可没过多久,这种自制力就被剧烈且没有尽头的疼痛吞噬地一干二净。而又过了几天,他们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值得庆幸的是,仅仅在医院躺了十三天,我朋友的母亲便得以脱离了苦海。”

赵龙抬起了头,擦了擦眼泪,露出一个不那么勉强的微笑。

周大少本来想符合着笑一下,但随之想出了其中的关键。虽然他不了解烧伤的治疗过程,但如此重的烧伤想在十三天内痊愈,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赵龙这里说的脱离苦海只代表了一种含义。

他低头喝了口茶,不去触碰赵龙的眼神。

“我朋友为他母亲做相片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个可笑的事实。他手机了存了很多照片,一部分是他自己拍的,还有一部分是下载下来做手机屏保的,其中有青山,有白水,有红花,有绿树,有美味可口的食物,有,不过也不在意,当下便要一刀了结了他的命,不过还是被其中几名弟子劝了一下,明日便要大婚,今日见血不太好,况且今晚还要去找新娘子呢,一身的血腥味会让新娘子不高兴的。

  几名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劝着,但没想到陈万难倒是接受了这个提议,让人将元柳关押起来,等到长老寿辰过去了再宰了他。

  林肃听狗爷说到这里也是一阵皱眉,就这样去送人头?这元柳是这么傻的么?还是他觉得有人会去救他?是自己么?自己可不会这么蠢!不过还是让狗爷继续盯着,这事感觉没这么简单!

  或许林肃的猜测是对的!但当元柳被关在一间房屋后,显得出奇的安静,要不是有明显的气息,陈万难都还以为他跑了,可能是刚刚自己太用力,把他脑袋打傻了吧,紧接着就开始找人喝起了酒,把这事抛在了脑后。

  入夜!

  按照魔宗的规矩,此时的陈万难该去清幽府邸找他的“新娘子”聊聊人生了,自己拎着酒瓶子就去了,俨然不顾形象。

  此时在某处,元柳一脸冷笑的盯着他,果然这蠢货还是中计了,连自己是不是本体都看不出来,真是废物一个;而在南苑某个房屋内,此时那个元柳的身体已然变成了一张符印,乖巧的躺在草席上。

  清幽府邸内。

  紫夏感受到了有两股气息在靠近,而且很熟悉,前面的人是魔宗陈万难,而后面那人有点像元柳,难道他跟了过来?

  想到这里时,她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不能让元柳知道是自己在照看千雪,唯恐他会怀疑千雪已经知道了内幕,以他的个性,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千雪。

  后者看着紫夏离开了宅子,但此时她在想怎么应付那陈万难,刚刚得知魔宗还有这么个破规矩,摆明了对自己不利,但又不能直接下手杀死他,干脆打晕他算了?

  就在千雪还在思考如何应对时,陈万难已经进入了院子里,明显喝得微醺,转了好几圈才确认了主院,一脸色眯眯的走了进去。

  “咦,好多娘子啊...”陈万难见到眼前有好几个女子,但是看不清相貌,便开始数了起来,一二三...七八九?

  “这么多娘子,我哪里承受得住呀?”陈万难说着说着喷了点口水出来。

  “三清!”此时千雪有些恼火,这魔宗就不能来个长相好看的,全都是长成这歪瓜裂枣,当下直接使出了三清,朝他大脸上啪啪就是好几巴掌,后者直接喷出更多酒水,瞬间清醒了不少。

  “小娘子,你敢打我?”千雪下手还是很重的,陈万难摸着自己的脸有点懵,而且都涨红了。

  “就打你,你能奈我何?”千雪知道他的修为,但此时他已经喝成这样,所以即使开打的话,自己未必会输,况且后面还跟着个元柳呢。

  “哈哈哈,小娘子说笑了,过了今晚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来亲热下...”陈万难说着便要扑过来;不过他还是扑了个空,每一次千雪总能轻松闪过,后者就当是在逗猴子吧。

  

他此刻手中果然提着两只铁桶汲安平侯李远备宣府。亨至边度宣

“不要啊!”看着林骁高举的铁鞭,蒋残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林骁毫不犹豫,一鞭重重的朝蒋残月的脑袋砸下,蒋残月顿时脑浆迸裂,生机全无。但奇怪的是,蒋残月并未像其他的鬼兵一般烟消云散,而是成为死尸躺在地上,然后,身上一股薄影透出,都是高兴过头导致的,甚是懊恼。

但情况已经这样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竭尽所能培养秦烽,倾囊相授,以免被同僚们嘲笑、打脸。

可秦烽似乎没有他想要的那么勤奋努力呀,自传授他“绝情九杀”后都过去五天了,他怎么还不来找自己解惑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划船不用桨的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语实

金贵夫人DD

梦语实

电脑修得好

梦语实

孤独漂流

梦语实

鲁西平

梦语实

缘来如是

梦语实

琉璃冰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