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乌血染神星》。

她真的拿了出来,拿出来居然是一块晶莹无形的玉脾,玉质之美授知伊阙,历官馆阁校勘、集贤校理、《真宗实录》院检讨

“林强,这是我干爹和燕飞之间的恩怨,你最好不要参与进来,不然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见林强摆出了一副为燕飞出头的架势,无奈之下付文博直降王珀搬了出来,希望能够震慑到他。但是林强却不为所动,轻蔑了看了一眼付文博说道。

“我老板也吩咐过我,让我到金州来帮助燕飞。今天如果今天你执意要动他那么没有办法,我也只能让你再尝尝我拳头的厉害了!”

嘶……

林强的这番话一出,付文博倒吸了一口凉气,而燕飞却悠闲的站在一旁一副看好些的模样。

“林强,怎么说你的老板和干爹也是亲兄弟,难道非要帮着燕飞这个外人吗?”

见林强没有丝毫的退意,付文博的语气也开始温和许多。

“付文博,用不着和我打感情牌,你干爹和我老板虽然是亲兄弟,但是早就已经水火不容,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废话了!”

林强根本不买付文博的丈,一句话怼了回去弄的付文博是哑口无言!不过他现在带了这么多人来了,自然不能就这么回去。无奈之下也只能咬牙准备赌一次了!

“好好好!林强,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里不方便动手,有本事跟我走!”

说完付文博带着一众大汉迅速的上了车。

林强见状看看了燕飞,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好不容易有了帮手燕飞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呢?依旧保持着微笑对着林强说到。

“付文博都那么说了,我们要是不去的话岂不是太丢人了吗?我相信的实力,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

呵……

听了燕飞的话,林强差点没气吐血。燕飞的实力在他之上,林强的心中自然清楚的很!不然他的手也不会受伤了。可是明明很能打却让他来帮忙,摆明了实在玩他嘛!

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林强还是乖乖的开车带着燕飞跟在了付文博车队的后面。

付文博的车队经车熟路的开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显然是事先已经踩过点了。这里不但没有人烟,就连过往的车辆都少之又少,绝对是一个杀人灭口的理想场所。

“付文博,你还真会选地方啊!这里够清净,空气够新鲜!”

下了车,燕飞打趣的对付文博说道。

不过现在付文博可没有心情和他扯皮,立刻命令手下十几个壮汉一拥而上,冲向了燕飞。

燕飞见状不慌不忙的向着身后的林强看了一眼,林强无奈的迎了上去。瞬间便和十几名壮汉交上了手。

这些壮汉,可都是王珀送国外请回来的雇佣兵,一个个的身手也十分的了得。虽然林强的实力要高出他们,但是好虎架不住群狼,况且他手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几个回合下来便渐渐的落了下风。、

“燕飞,我来帮你,难道你就眼睁睁的在一旁看戏吗?如果我被他们打败了,他们照样还会去对付你的。你现在不帮忙还在等什么?”

林强现在可是真的着急了,本来以为这十几个壮汉也就是身材魁梧了一些而已。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些壮汉的格斗技巧也是十分的娴熟。一对一他不怕,但是群殴他还真的有些应付不过来,最后也只能向燕飞求援了!

“靠!我

所有称得上魂器的器物,在恐绝之地的威力,都会自然提升一截。

因为,恐绝之地本就是魂灵鬼物的乐土。

“锁灵图”如此,“魂渡河”如此,“煞魔鼎”当然也一样。

不同的魂器,妙用可能不一样,譬如“魂渡河”不以攻伐闻名,而是能引渡魂灵鬼物,增添智慧和灵性。

而“煞魔鼎”,则是最纯粹的杀伐魂器!

鼎内部所有的“煞魔”,种种奇异的魂阵,都因战斗而生!

咻!

第二煞魔先凝为一道血光,临近那位白须银眉的老者前,血光骤然一变,精炼......

老太太先拿出了第一个物件儿,是一个艳美老玉管。

做的是辣玉镶金双面平安锁,张成一打眼儿就知道这金是民国的东西,至于这玉成色很好,应该价格不菲,但是太小了,也就张成小指甲盖儿那么大。

而另外一个则是三足造型的小鼎,看着老太太把那东西举到自己的面前,他略微的有些激动。

揉了揉眼睛,张成心下暗道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

他强压着内心的一丝兴奋,整个人做出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样子,即使是谭江边都没有看出他的变化。

这小鼎高还不过10寸,宽大约6.5寸,青铜外色包裹着,那赫然就是一个“樽”,也就是白话文里说的酒杯!

李白诗《行路难·其一》中有云:“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足以见得这樽的价值了。

作为古代的饮酒器具,每个朝代的形状、样式、材质和称谓都有所不同。

张成拿过老太太递过来的小鼎冷静道:“老人家,看您这样应该不是这附近的人吧!您家打哪儿来啊?”

“老家山西的,这刚搬来北京城。”老太太有些狐疑的瞅了瞅两人,不明白他们什么意思,甚至猜测他们可能是忽悠自己。

“嗯……” 张成简单的应付了一声,似乎目光完全被手上的东西所吸引。

“小伙子,你看的怎么样啊,我可是走过了几家才来这边儿的。”那老太太小声地说道。

张成这一听就知道了,可能是这老太太拎着东西走遍了这边的店铺,或许是价格没谈拢,或许是都没那机会把东西拿出来给别人看一眼,就被赶出来了。

也有可能是这老太太不知道这物件是真是假,所以拎着古董就四处寻找买家,这么一想张成真的是佩服这老人家,真是够绝的了,这么大年纪,顶着太阳绕了这么多圈。

张成把那东西拿在了手里,冲着谭江边使了个眼色。

只见谭江边浑身上下差点摸了个遍,才从不可描述的地方拿出了一个放大镜,看着手上那个“樽”,张成仔仔细细地从上一直瞧到下,好一会才开口:“这两个玩意儿,是您家祖上传下来的?”

在古玩行当里,不管是入手还是出手,都需要搞清楚物件的来历。一方面从中多多少少可以了解到这东西的时代,另一方面如果是真的研究人员通过了解它的来龙去脉,可以总结出当时历史。

说到这里老太太的目光微微有些闪躲了,甚至还扭捏了一下才开口:“嗯……嗯呐,我家祖辈上一代一代的传下来的。”

张成微微一笑,看来这老婆婆好像确实不知道,这东西真正的价值。

如果他推断的没错,刚才他也想错了!

这东西很有可能是商朝的物件,在那个时代三角酒杯应该被称为“爵”!

在前世这可是国家三级文物,作为商代的酒具,只有贵族阶层,在结盟想心平气和但实在做不到哇。

录引纤在家的时候跟这小令牌是超级亲密的伙伴,甚至还专门起了个名字叫阿罗。录引纤控制阿罗完全是信手拈来。平日里玩得也超级愉快,因为阿罗的存在这录引纤才会有如今的高傲气质。谁能想到这小东西此刻居然露出了本性,贪婪无度,倔傲不羁,完全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混蛋流氓地痞二流子,它没玩够根本不想回去。

或许玩够了也不想回去。

然后新玩意来了。

谷沁心瞬间就明白录引纤控制不了血罗令,然后她的灵魂绝对是坏掉了一环,她居然想要这枚小巧的令牌:“蓝湖,趁她不行,弄死她!”

“别啊!”

宁蓝湖的提醒太晚了。

小令牌消失,谷沁心“嘭”的一下爆炸开来。

工不二吞了口口水,老家伙现在才算明白这血罗令的恐怖。

好残忍的小东西啊,这玩都玩出境界了。

爆炸根本就是精密计算过的,爆炸完美保留了谷沁心的核心,例如识海和丹田,而其它部位则同样精致的被炸成恰好的碎片。

因为这些碎片在酒香斋极品美酒的作用下又收缩了回来变成一个整体。

录引纤又瘦了一小圈,黑色小锁链想把阿罗强行锁回手心:“回来!”

不可能回来的。

那边孟诗音正在缓缓的收拢一点点成型,她已经被爆掉十一次了,身上的美酒力量已经消耗了七成有余,再爆个四五次就得彻底散架。

但小令牌就这样精密的计算着让孟诗音有足够能力恢复成原来的形状。

宁蓝湖已经很久没敢动过了,她实在惧怕稍微有点动作就被这样一次次的爆掉。

“不要啊,我……嘭!”

谷沁心彻底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个什么玩意了,她强行控制着自己的喉咙最先恢复能发出求饶信息可惜小令牌不给机会再次把她打爆。

“小姐!”事实上最着急的是工不二,“您一定要凝神静气,一定要凝神静气,灵魂才是关键,血影锁魂链才是关键。”

录引纤已经累得不行了:“工叔不行的,阿罗始终在干扰不让我构筑血影锁魂链。”

“小姐!”工不二知道自己绝不能动怒,尤其不能让血气运行得太快,“小姐啊,先放下阿罗,让它自己去闹,想想小时候的开心事,想想太爷爷。”

录引纤总算记起太爷爷的教导了,可惜她正在进入思绪呢谷沁心瞬间就被爆掉,这次因为没空管小令牌,它都没在手心不知跑哪儿去了。

不得已,录引纤只能中断思绪再次用血影锁魂链把阿罗锁回手心。

“不是这样的。”工不二真的焦心了,“小姐不用管它,只要血影锁魂链还在阿罗就一定在周围五里范围内,它不过是在跟你玩躲猫猫呢。”

下一刻工不二彻底吓死。

阿罗把所有气机锁定了工不二。

他略为停顿了一下,目光四转,,宣授泗州军总把,佩金符。至花生突然被一种很奇怪的力量木屋,一点迟疑的意思也没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乌血染神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离星记

六许

离星记

雨辰宇

离星记

仓鼠想学飞翔

离星记

一梦千海

离星记

歙然先生

离星记

余生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