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薛青郦》。

小鱼儿走过去,抚着它的头,道织、政府部门、社会团体等纽带

王翼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二货对他的话是一点没上心,当即气道:“这段时间的训练你不用来了,先好好学习!再过段时间是省内高校联考,你要是再有一门课不及格,以后就都不用来了!”

  “不是吧,别啊,不要这么绝情吧?不是真的吧?老师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崽崽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霍英一叠声的哀嚎,感觉不能来训练简直是要他的命!

  奈何老王铁石心肠,冷硬的拒绝道:“滚蛋!”

  “教练!教练啊!再商量商量嘛!我是你最宝贝的崽儿啊啊啊啊!”

  他老师已绝情的转过了头,还给了他狠辣无情的一脚,冷酷无情的将他撵出了冰球馆。

  霍英心里那个不服啊,心说不就是成绩下滑了一点么,怎么的就过不去了?老爸念叨老班念叨,现在老王还要剥夺自己的冰球训练资格!

  过分!不可理喻!没人性!

  他暗戳戳的在原地转了两圈,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也转来转去的转了两圈,忽的就嘿嘿笑起来。

  大家冰球护具都一样,穿上都是臃肿肥胖的一大只,上了冰场谁能认识谁?哼,不让他上,他创造条件也要上!

  下午,王翼刚指挥着冰球队少年们进行实操训练,就有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全副武装的溜上了冰场。

  王翼:“……”

  那贼溜溜在冰场上炫技的人是谁?!

  那二哈一样在冰场上招猫逗狗四处乱窜的人是谁?!

  那不就是他上午刚刚严重警告过的霍英?!

  “怎么样怎么样?归海儿,哥哥刚才那下击球帅不帅?”霍英刚明目张胆的从张天天脚下抢走了冰球,立马回头隔着防护面具朝李归海挑眉,得意洋洋的炫耀,“就那角度,就那时机,我敢保证,在场所有人都躲不过哥哥那一下虎口夺球!”

  李归海也穿着防护服,正乖乖按照王翼说的进行训练,闻言想了想,正要公正的开口,却见一道人影以更刁钻的角度从霍英身后袭来,于是提醒道:“霍英!”

  霍英反应极快的伸杆,却被那人精准的用冰杆敲中冰杆,原本要飞往远方的球,乖顺的朝着那人脚下滚去,又被那人用冰杆巧妙的扣住。

  “没人能虎口夺球?”王翼朝着他可爱的队员霍英,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

  霍英被这一下吓了一跳,加上心里发虚,磕磕巴巴叫道:“教,教练啊。”

  王翼朝他招手,示意他过来点。

  明晃晃的违反王翼的禁令,霍英心里可太虚了,一心虚就忍不住絮叨:“教练我错了,真的,我单知道你说不让我参加这段时间的训练,我却不知道你眼神毒辣明察秋毫英明神武火眼金睛……我太天真了!”

  王翼平静道:“现在,立刻,立马回去看书!”

  “别啊,我来都来了,要不我明天起不来了?老师你别这么绝情啊,冰球就是我的命我的心我的宝贝甜蜜饯儿,你让我最后再跟它亲近亲近……”

  我信你个腿儿!

  王翼险些要被这混小子气笑,心说这小子果然没脸没皮,但凡给个好脸这货绝对会撒泼赖皮废了这个不让训练的约,当即虎着脸,冷声道:“走不走?”

  霍英瞅他一眼,低下头,又偷摸瞅他一眼,小声试探道:“不走……行不行?”

  王翼心坚如铁,下达最后通牒道:“要么你走要么我走,选一个!”

  霍英暗暗握爪,心说怎么能这样,教练你这是傲娇你晓得不?!

  教练当然不晓得,他还觉着自己高冷严酷老师的人设端的很稳。

  原先在操场上训练的队员都不自觉的停下了训练,有意无意的竖起耳朵听这边的八卦,眼见着气氛紧张,都不自觉的屏住呼吸,生怕被殃及池鱼。

  李归海早悄悄滑到了附近,此时见气氛僵硬,忙偷摸用手戳了戳霍英,示意他头别铁老实认怂早点滚蛋。

  “快点,别耽搁大家时间!”冷酷无情的王翼催促道。

  霍英没有办法,耷拉着肩膀垂头丧气的往外走,走两步停一停,再回头哀怨的望一眼王翼,眼巴巴的期望他能改变心意。

  活脱脱一个被无情负心汉抛弃的小媳妇。

  那模样瞧的李归海都忍不住发笑,背后更是吭吭哧哧又响起一片闷笑。

  等那二货彻底离开了训练场,王翼这才用满是杀气的眼神瞅着剩下的小崽子们,杀鸡儆猴般宣布道:“都好好记着霍英!不能打冰球,这就是不好好

洛崖从那仙楼之上缓缓走下,此时那筝儿姑娘在那不远处看着洛崖,脸上也是带着淡淡的笑意,洛崖点头示意,随即便直接带着太阿与九公子等人离去,如今洛崖只要将红尘尊者重生之后便能前往那应天学院,今晚必须要到手!

九公子看着急匆匆的洛崖问道:“接下来洛兄要去哪里?”

“八方拍卖场!”

九公子脸上一愣,好端端的为何要去那里?难道洛崖不知道哪里的规矩吗?但是还未等九公子多说些什么,洛崖带着五人御空而起,前往那拍卖场!

洛......

所以唯一有理由杀他们的人,就看谁要我住手而已,并没有别的

同济大学的小图书馆坐落在一座有几十年历史精致的西班牙式洋房内,专门供一些小型的学术讨论会用,这里珍藏了一些宇宙探索方面的专门书籍,是天文爱好者聚集的地方,二楼的露台上放着一些天文观察的专用仪器,供天文观察者在重大天文观察事件时聚集在此研讨。

平时这个图书馆人不多,现在已经晚上7点多了,整个图书馆大厅内灯光昏暗,人员稀少。

唐文哲带着李婷和汪明霞走到图书馆的二楼,宽敞的阅览室里人并不多,有的人在翻阅资料,有的在电脑前轻声打字。

一面墙上从上到下的书橱中放满了各种书籍,一排的柜台上两个年轻的图书馆学生志愿者正在与站立在柜台前借书的人交谈。

在服务台的正对面是一条黑乎乎的走廊,走廊里仅有几盏灰暗的壁灯,踏着‘吱吱’作响的旧木地板,唐文哲一行走到黑暗走廊的尽头,靠最里面墙角的一个小会议室门口,推开一扇油漆脱落几乎有点散了架的老旧木门,屋内灯光还算明亮,屋内一盏吊灯从高高的屋梁垂下,从窗户夹缝里吹进来风的鼓动下,吊灯约显得有点左右摇晃。

唐文哲的同济大学博士生导师丁文俊正背对着房门,坐在桌子旁带着老花镜操作着电脑,好像知道后面来的是唐文哲,说道:“唐同学,你们来的很准时,你们坐下吧,我在准备些资料。”

“谢谢老师抽出宝贵时间为我们上课。”唐文哲说着,顺便把手里提着的几个装着东西的塑料袋,放在一张老式的椭圆形西餐桌子兼会议桌上,汪明霞从袋子里取出一个大披萨饼包装盒,将几瓶各种颜色的罐装饮料放在了桌上。

唐文哲坐下后将自己脖子围的碎花真丝围巾折成一个正方形放进口袋,今晚唐文哲身穿西装但没有带领带,李婷穿着一件藏青色的西装,里面白寸衫的领子翻到了西装领子的外面,显得很精神,这也是李婷在工作时常见的服装样式。汪明霞则穿了一件粉红的长袖连衣裙,更显得身体曲线的玲珑和秀气。

导师丁文俊正坐在椭圆形桌子的那一边,用一台便携式计算机与桌子前方的一个投影仪连接在一起,把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内容直接打到了前面墙上悬挂着的一个白色屏幕上,现在正显示一副太阳系中几个行星围绕太阳的图片,图像质量非常的清晰。

丁文俊说道:“各位同学,今天应唐文哲同学的邀请,我把最近在深空探测方面的一些研究体会与各位分享一下,你们应该对太阳系都有一些认识吧,简单来说太阳系就是以太阳为中心并受其引力维持运转的天体系统,太阳位于距银河系中心约2.7万光年、距边缘2.3万光年的地方。我们知道银河系直径约有10万光年,包含1500亿颗恒星,太阳只是其中之一,唐同学你说对吗?”

“是的,老师所言极是,我们熟悉的太阳系在整个银河系中简直显得太渺小了。”唐文哲马上恭敬答道。

汪明霞正站在桌子的一头切着那个超大的披萨饼,李 婷则硬是止住了笑,心想你唐文哲在单位里说话还是有底气的,怎么在老师的面前说话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样子,感觉有点好笑,但是在这个学术交流的场合笑出来有点不太礼貌。

“你们再看看,太阳系究竟有多大,目前科学界有好几种说法:第一种观点:按已发现太阳系中行星的轨道定,就是平均82个天文单位,一个天文单位约是1.5亿公里,文哲,你把一个天文单位是怎么得来的对你朋友们说一下。”丁文俊教授对唐文哲的称呼时候会随着讲话的场景发生变化,把唐文哲当做一个听课的学生时就称唐同学说道,把唐文哲当朋友时就称文哲。

“哦,我解释一下,丁教授这里说的一个天文单位就是圈内人士说的日地之间的距离,大约是1.5亿公里。”

“我对太阳系只是了解一些常识具体的深入研究不多,今天是长知识了。”李婷好奇地说道。

丁文俊用激光笔点着投影屏幕上一个太阳系的图案继续说道:“第二种观点:是按太阳风所能到达的距离确定:大约是700个天文单位。第三种观点:是按太阳引力所能影响到的范围确定,大约为2000个天文单位。一般来说,世界科学家比较认同太阳系的直径约有120亿公里。但不管哪一种定义,天文学上有很多东西都是不确定的,人类对宇宙的认识还处在一个很低的水平。”

李婷轻声问身旁的唐文哲:“太阳系外面不是还有个银河系吗?太阳系都这么大,银河系有多大呢?”

“这位女同学问得相当好,说明你在思考问题,太阳系的上等星系就是银河系,这是一个巨型棒旋星系,银河系的直径大约有12万光年,其具有巨大的盘面结构,而整个宇宙据现在观察到的就有960亿光年可能还更大。据科学家最新研究表明,银河系拥有四条清晰明确且对称的旋臂,旋臂相距4500光年。我们的太阳系不在四条主旋臂上,而非常接近于独立于这四条主旋臂的一条支臂上,至银河系核心的距离大约是2.7万光年,太阳绕银心运转一周约2.5亿年。银河系包括1000亿~4000亿颗恒星和大量的星团、星云以及各种类型的星际气体和星际尘埃。银河系中央盘踞着一个超大质量的黑洞,质量大约有430万个太阳的质量”

“光年我知道就是一个光粒子在真空中直线传播一年行进的距离,一般被用于衡量天体间的时空距离,以光速在真空中每秒30万千米计算,大约一光年就是9.46万亿公里吧。”李婷拿笔在一张纸上计算后说道。

“我看这位女同学很有深空探索的潜力,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丁文俊说道。

“丁教授,我是李婷,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系专业毕业,现在与唐文哲先生是同事,不好意思打断你的讲话了。”

“哎,不能这么说,我们是在讨论科学问题,互相探讨取长补短,不存在打断讲话的问题,李同学你提的问题非常好,你尽管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对天体物理学还是有基础的,提出的问题有一定的代表性。”丁文俊说道。

“谢谢丁教授的鼓励,我原来是本市南翔中学毕业的,曾经是学校天文爱好者训练营的成员,去过佘山天文站做星空观察实践活动,只能说对天文学有点爱好与兴趣。”李婷说道。

“怪不得提出的问题还是有基础的,很多伟大的科学家对某一科学领域的专注都是从兴趣开始的。”丁文俊鼓励地说道。

此时,汪明霞把切好的披萨放在几个盘子中,第一份放到了讲话中的丁教授面前,然后把桌上的饮料往丁教授面前稍微推了下,说道:“丁教授,请你用点心和饮料。”

丁教授从桌上拿起一罐苏打水说道:“还是文哲还记得,我喜欢喝点苏打水啊。”

“是的,丁教授偶尔有点尿酸偏高,医生建议他喝点苏打水。”唐文哲说道。

汪明霞看见丁教授接过装披萨饼的盘子和苏打水后,又把两份切好的披萨放到给唐文哲与李婷面前。

李婷接过汪明霞递过来的披萨说了声‘谢谢’,从桌子上拿过几张餐巾纸和一瓶橙汁。

“唐同学原来在我们这里读书时,有时候我们讨论问题到很晚就是靠披萨饼打发的,这个模式很好,既可以填饱肚子又节约时间,偶尔吃一下也很好吃,唐同学你说对吗?”丁文俊说道。

“是的,那时我们都是穷学生,兜里没几个钱,披萨饼都是丁教授掏钱买给我们吃的,现在我们也算是回报老师了。”

“那你这个回报老师代价也太小了点吧,一个披萨饼就打发啦。”李婷边吃着披萨说道。

“哎,心意到了就可以了,你们现在事业有成我老师也有面子啊

杨晨东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引来了大家这般的猜测与想像。他不过就是有些吃不惯食物的味道,想着要自我改善一下而已。

话说能成为狼牙战队的一员,那平时不知道要完成多少各种各样的任务,甚至有的时候为了接近目标还会潜伏过去,伪装成各个职业的人,他就曾为了接近目标当过两个月的厨师,自然手艺还是不差的。

也正自在他娴熟的将切好的肉片扔下锅中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尖叫的声音。只是从这声音中,杨晨东就听出了来人的身份,不是丫环巧音还会是何人?

刚刚安排好工匠李顺福,想着少爷是不是需要伺候,就听到旁人说在厨房这里,当下就赶了过来。一入这里就大惊小怪的喊着,“少爷,君子远庖厨啊!”

带着从大仓中顺来的围裙,杨晨东侧脸呵呵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继续的翻动手中的铲勺,顿时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就开始四溢而散,让人闻之之下食欲不由就提升了几分,直想有一种大快朵颐之意。

“少爷,少爷,你做的这是什么呀,怎么那么香呢!”巧音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来意,这一会正抽着鼻子,一脸享受的模样。

伸手不自觉的就刮了对方的一个鼻梁,杨晨东笑呵呵的说着,“小馋猫,去洗手吧,马上就好了。”

这一个月来,杨晨东早以感觉到巧音对自己的依赖和信任。不同于其它的杨家老宅下人,他们都叫自己六少爷,但只有巧音和虎芒称自己为少爷。这简简单单少了一个六字,便已经证明了很多东西。

说明他们才是真心的把自己当成了主子,其它人不过就是碍于身份才不得以的一个称呼罢了。

不要以为是下人就一定会服从主子,历史中皇弱臣强的例子比比都皆是,更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杨家老宅了。

杨晨东把一切看在眼中,本着谁对他好,他就会对谁好的原则。对于赶来劝自己的巧音自然也是以礼相待,这刮鼻梁的动作就是发自于内心中的不知不觉。

完全被美味所吸引的巧音,这一刻似乎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呵呵在那里傻笑着,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锅中正翻炒的肉片,大有一种,谁敢和我抢,我就和谁拼命的架式。

“少爷,我一会,一会能尝尝吗?”一道有些弱弱的声音响起,正是厨房的主事易秋儿。

相比于巧音的纤弱,她长的就有些五大三粗之感。可也正是凭此体格,才不知道暗中打败了多少人,成为了杨家老宅的主厨。

刚才还叫六少爷呢,这一会就把六字给去掉了,足以证明她的心态正在发生着改变,这便是有本事的人能够带给别人的压力和改变。

即然有人伺候,杨晨东当然不会天天自己做饭了。老天如此的照顾,给他弄了一个穿越,又给了一幅健康的身体,把时间用在做饭上岂不是一种大大的浪费?

“可以。”杨晨东简练的回答着,也有了一种测试对方的想法。倘若此人以后改变态度,有了忠心倒也能用,反之的话,她将不会在有希望和未来。至少他六少爷的身份去解雇一个厨娘还是能做的到。

当天晚上,杨晨东与巧音、虎芒还有易秋儿以及老管家杨海一起吃的饭。

这或许是其它四人吃过的最美味的佳肴了,毕竟那个时代还没有味精和嫩肉粉的出现。便是以见多识广而著称的杨海老管家吃完之后也不得不赞叹的说着,“这菜的味道真是香,我看比之京师的御厨也是不遑多让的。”

杨海跟了杨荣老爷可有很多年,也有幸尝过很多所谓的皇家珍品,说起这些话来倒是具有一些公平性。

巧音等人听了之后自然是连连点头,表达着心中的赞同之意。只有杨晨东笑了笑说,“海叔若是觉得味道真不错,那就把我表兄杨富找来吧,我想他应该乐于和我们合作。”

“啊!对呀,富少爷在建宁府可是有酒楼的,那里天天食客络绎不绝,可是赚钱的好出处呢。”杨海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已经吃完饭的他这就起身向外走去。

像是有拣碗收拾这样的活自然无需杨晨东插手,他吃完了东西带着虎芒在院里走了一圈,消了消食后就回到了书房,这里的巧音早就研好了墨。在吃饭的时候就听到少爷说要写东西,还把她给美的够呛。

士字集团才是统治集团的大环境下,科考无疑是很多人看中的登天之路。更惶说是像杨晨东这样的家世,父亲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的后辈与资源在朝堂之上,只需要金榜提名,他要走的路也比旁人会好上许多。

尤其是老来得子的杨荣,曾经亲自为杨晨东开蒙,当时可是羡慕到了几位兄长呢。这具身体的前身也不负重望在十三岁时就中了秀才,被著以神童之称。

不知道多少人因此看好了杨晨东的未来之路,而其中又以巧音最盛。在她心中,少爷根本就是文曲星下凡,只有努努力,大好的前程就在眼前。

前一阵看着少爷开始锻炼身体,每天还做一些“奇怪”的健身动作,有心想劝,可是考虑到少爷的身份的确比以前看似结实了许多,这就一直压了下来。如今终于看到少爷又开始学习了,怎么会不开心?

把墨磨的均匀透亮,都快可以照出人影了的时候,杨晨东走进了书房,向着椅子上一座,就豪气吞天的说着,“笔墨伺候着!”

“都准备好了,少爷,您今天准备写些什么呢?”巧音一脸期盼的目光。

并不答话,相反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巧音呀,你还没有见过少爷左手写字吧?今天就给你露一手如何?”

“真的吗?那快让奴婢看看。”巧音听到左手也能写字,顿时生出了一脸的佩服之心。少爷真就是文曲星下凡,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想必左手写字也应该是极为漂亮的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薛青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圣衍万物

紫气东来

圣衍万物

拉棉花糖的兔子

圣衍万物

造币总厂

圣衍万物

沉桥

圣衍万物

烛鲤丶

圣衍万物

冰伊可可